迷霧.jpg     

    在大屯山上的瞭望台,阿哲猛然跳上站立在瞭望台木欄杆上,張開雙手對著漫天雲霧,大聲長嘯,丈夫馬上伸手將他拉回地面。須知雖說雲霧繚繞,什麼都看不見,但欄杆外可就是萬丈深淵。

    周日午後,阿哲到來希望能陪他上陽明山走走!從來陽明山就像他的庇護所,只要心情不好,自然往山上去,是阿哲的習慣。今天一看就知道他的情緒還沒消化完,一路默默不語,向來阿哲夫妻話也不多,碰到外在因素,造成的困擾每每都靠時間來療癒。

   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,雖說心裡關心,但有些個人私事,若本人不開口,我也不習慣追根究底。有時適當的沉默,也是一種安慰,讓他覺得有人陪伴,這就好了。

    認識的人裡面,他們夫妻兩人是難得一見的好人品,雖說是生意人卻完全沒有市儈氣。工作努力認真,賺取該得的血汗錢。他倆希望趕快掙錢買個房子,好脫離住在公司倉庫的日子。眼望著房價,只能說:再忍忍!除了這個,孩子也是心中的痛,結婚多年,一直毫無消息,對喜歡小孩的人,等孩子到來好像變成奢侈的夢。其實不用開口,也知道大概又為這兩件事被家人責怪,唉!父母的期待時常是子女挑不起起的重擔!奈何?

    冬天的大屯山,時常雲霧聚集,從相互追逐翻騰的雲氣夾縫看台北,有種究竟是天上亦或人間的迷離,在雲霧裡一切都變得虛幻沒有真實感。我和阿哲的妻子一旁觀望起落浮沈的雲氣,丈夫則陪著阿哲講話。

    在這變幻莫測的雲霧裡,時間好似停滯了,只見頭髮衣服沾滿水氣,真的有點冷。那邊阿哲已回復那憨厚笑聲:「沒事了!該我的,就是我的,不該我的就不要去想!天快黑了下山去吃晚飯吧!」確實周遭雲霧已暗淡下來。

    車子尚未下到大屯停車場,已衝破雲層,果然只剩微微幾條夕陽硬撐不肯下班,太白金星卻已早早定位。車子繞著山路,快行經小油坑時,天已經慢慢暗下來,這時再也忍不住提議,先到小油坑的民眾服務站上個洗手間,當然得到大家同意。記得路程很近,最多二、三分鐘即可到達。

    所以車子也順理成章的轉往小油坑的路,這是個小岔路,路雖小卻很好走。才轉一個彎,車子馬上陷入濃霧裡。下了大屯山後一路行來,都沒有雲氣,怎麼一下子又跌進霧堆裡,想想整個下午不都在雲霧裡嘛!也不以為異,就繼續前進。只是這霧未免太濃了吧!真的是伸手不見五指,就靠車燈照射著地面上分隔線的反光小豆子慢慢前進。

    看著車外濃霧,大家七嘴八舌講些在霧裡的趣事,說著說著忽然覺得不對,車行再慢,也早該到達啦!看車上時鐘七點二十五分,已經這麼晚了!阿哲說:「肚子餓了吧!應該就在前面,等上了廁所,馬上下山去吃飯!先想想要吃什麼!」

    一講到吃的,大家興致就來了,不禁一陣討論,要吃什麼菜,中式、日式或西式,選那家餐廳好,又要好停車。慢慢的大家都停了嘴,不約而同看著時鐘,七點四十二分,即使用走的也早該到了。外面仍然黑壓壓,是遇到狀況了,任何霧氣總有濃有淡,不會一直保持著這麼個黑漆漆。

山神的作品.jpg  

    丈夫轉頭對我說:「妳瞧瞧是什麼情形?」是有好奇心,但卻想維持這感覺。進入濃霧後,外面雖然一片黑暗,但是沒有不好的能量,反倒整個氣場讓人感覺很舒服。應該怎麼形容!好像車子就是母親的子宮(裡面擠四個人)很安全、安心,人不自覺就放鬆下來。這時甚至廁所也不急了。

    丈夫擔心開車的人緊張,就開玩笑說:「你要把車子開到那裡?內湖還是汐止!」阿哲搖著頭說:「這條路只到民眾服務站,就沒有路了,是不可能開過頭!況且服務站一定會有燈光,不可能沒看見。」大家說話的同時,我已神遊到濃霧之上,並見到熟悉的面孔﹏『陽明山山神』。

    見到祂不會覺得意外,這是祂的轄區嘛!只是祂在弄什麼玄虛呢!因此向祂合掌問好後就安靜等待。長久以來一直很喜歡陽明山山神,祂除了有種溫文儒雅的氣質,更有藝術家的灑脫。

    記得幾年前,為了個展在即,忙著燒窯,晚上總要起來好幾遍查看窯溫,真是累垮了,等窯一燒好,人也睡死了!睡得迷糊中聽到睡床邊落地窗,有敲玻璃的聲音,半瞇著眼朝外瞧,祂大大的眼睛佔據整個玻璃窗。這是第一次和祂會面,祂找我是因為祂用土做了一件作品,很是滿意,來邀我過去欣賞。

    那件作品確實很讓人讚賞。四方形的大地(代表東南西北),大地上刻劃著歲月痕跡,上面放著一個缽形淺盆子,意指覆蓋大地的天,線條流暢飽滿,邊緣鑲嵌一顆圓形蛋白石。祂解釋說:「天地間,萬般生命皆有情、有靈,經過歲月洗滌淬煉,去蕪存菁,自然可以活出生命光輝。」祂講的道理就是成佛之道呀!後來經過祂的同意,複製了一件,但是祂那個味道就是做不出來!

    山神指著阿哲說:「他和我有很深的淵源!」我點頭想:難怪阿哲喜歡上山尋找慰藉!山神輕嘆口氣說:「人類生命很短!以為不適應,該很快過去!」我看著祂關切不捨的眼神,心想:人類的生命和祂相比就好比浮蝣對人類一般短暫。祂沉思一下再繼續說:「生命的排程已確定很難更改,我盡量將它做個修正!麻煩妳轉告他,再忍耐一下!」

    當我回到車上時,大家同時喊著看見燈光了!可不是嗎!只是…這是我們轉進小油坑的入口處呀!怎麼繞了一圈又出來了!!後來改天再回去看,即使只對著地面小豆子行走,經過民眾服務站與停車場時,地面畫的是斑馬線,車上四個人八顆眼睛,不可能沒看到吧!

    阿哲也承認那天非常想不開,家人合開的公司,他負責的是最辛苦的工作,但有任何差錯卻都算他的!最近有幾筆帳款收不回來,也要他來承擔。

    大約過了半年,阿哲下班時在公司門口撿到一張廣告,上面寫著吉屋出售,在山邊,一樓,十五坪,一百九十萬元 (抱歉!為了保護當事人,不能寫地址。)即使在十多年前,還是很便宜的,他馬上和妻子去看房子。當屋主看到廣告時嚇一大跳,因為他只寫三份,放在路口商店,昨天才寫好,怎會跑到車程約四十分的地方去,而且價格應是二百四十萬,這張廣告上面怎會是寫著如此不同價格。

    屋主覺得不可思議,也認為房子和阿哲有緣,就很阿殺力的照上面價格出售。本來以為就是十五坪,原來房子前面有個三、四坪花園,後面又有個可停兩台車的車庫,地坪實際快三十坪,這真的賺到了。

    在他們忙著搬家時,阿哲的妻子懷孕了,真的是雙喜臨門。對於如此結局,真是太完美了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1  9  1

 

創作者介紹

不思議- 郭雅眉的異世界

YAM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4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4)

發表留言
  • Jimmy
  • 哇! 很神蹟阿.
  • YAMIE
  • 是很不可思議,他看房子第二天,就有人要拿二百四十萬買屋
    屋主卻堅持賣給阿哲,即使屋主退阿哲一萬訂金十倍
    還有四十萬差價哩;
  • Jimmy
  • 等到篇數夠了 我建議可出書 書名叫 靈
  • YAMIE
  • 或者有機會,未嘗不可。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