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Aug 05 Tue 2014 18:07
  • 腰帶

 

日本–原宿;應該是假日的關係,街道熱鬧非凡。

每次到日本,只要在關東,一定會到原宿走走。個人覺得這是超迷人的地方。傳統和現代交織融合成一種無法言說的氛圍。在很前衛的建築裡,販賣著繼承傳統的物品,這兩者間並不相抵觸,反而讓架上貨品鮮亮活潑起來。

這些年來,許多年輕族群,喜歡到原宿來,因為如此而帶動新潮流,這新舊交接的觀念,使得街道更具媚力。記得好幾年前。來到原宿,坐在咖啡廳裡,面對人行道,看著年輕人跳著街舞,還輪番尬舞,真是活力四射。同時有年輕人用三味線演奏搖滾,姑不論好不好,看他們在寒冬裡,汗流浹背就很感動。

其實最讓我懷念的是,第一次來原宿時,記得也是寒冬,在街上看到一個少年,他帶著一隻白色雪貂,真可愛啊﹗原來雪貂這麼溫馴,細長身體,圓圓的頭配上也是圓圓小耳朵。靈活的烏黑眼睛,細軟的長毛,一點也不怕人,牠將少年的身體當成樹幹,爬上爬下一刻也不得閒。少年看我豔羨眼神,手一伸,雪貂順著手臂,就爬到我身上來。這感覺跟貓完全不一樣,雪貂非常輕盈,幾乎沒什麼重量。而且牠在上下走動時會小心抓住衣服,不會傷到肌膚,雖經過那麼多年,還可以感覺雪貂溫暖的身體。

原宿也是尋寶的好地方,不管什麼最新科技或三C產品,一樣也少不了。相對的同樣許多想像不到的老東西也找得到。上次來時對一家只賣筷子的店,真是嘆為觀止,僅只兩根小小棍子,可以變出那麼多花樣,而且還真美麗,甚至已達到藝術品境界。

在筷子店旁邊,是賣二手和服商店。年輕時候就很喜歡和服,到日本的百貨公司最愛逛的也就是吳服商區,那麼優雅美麗。好的布料真是不一樣,尤其它的織法所呈現出來的質感,美的讓人感動,當然它的高價只能看看養眼欣賞就好。

現在這家二手和服商店,裡面最大宗的貨物是和服腰帶(註),雖然老舊,但保存良好,有些甚至是未曾使用過,還有幾十年前貨號,最重要的是價格在可以接受範圍,所以不客氣選購幾條,送禮自用兩相宜。(註)穿日本和服,繫在腰間約寬30公分長400公分腰帶,背後還可以有個袋子。

這次到原宿時,丈夫就提議再去找這家和服商店,可能的話再買些腰帶。真有些困難,因為上次是隨機亂逛,究竟是那條巷弄,根本搞不清楚,只能隨緣而行。

還在想不可能找得到,卻在人行道上看到擺著幾大箱的紙箱,這個在日本比較少見,這樣大辣辣佔據人行道來擺攤。不過最讓人驚喜的是商品居然就是二手和服。真運氣!這下不客氣的給它翻箱倒篋,看可不可以尋到寶。

大概是路邊攤,品質真的差很多。丈夫看我忙半天只翻出一條來,忍不住說︰「多找幾條吧!」我搖搖頭說:「這家東西不是很好,我看算了!」想想接著說:「是有一件還算漂亮,可惜裡面有東西,我不想要。」說著已順手將它翻出來。

這是一件純白色腰帶,上面織著錦盒和牡丹花及不知名草花,雖不是很華麗,但典雅中有種說不出的韻味。剛剛在翻看時,一碰觸就有股寒氣,知道有狀況,不想有麻煩就馬上放棄。丈夫看看說︰「很漂亮呀!拿回家再處理吧。」既然丈夫說了當然就帶走了它。付錢之後,將東西交由丈夫提帶,再來的行程,很快就忘了它的存在。

晚上住宿一家溫泉民宿,累了一天,泡完溫泉當然枕頭山最好,才剛熄燈一轉眼就看見了她。大概全身雪白關係,在暗夜裡特別明顯。

她跪坐著,彎腰低垂著頭,兩手放置她面前榻榻米上,輕聲說︰「請不要帶我走﹗」見到她時,馬上知道是腰帶上的生命。

她的請求居然是不想跟我回台灣,這下麻煩了,捨棄一條腰帶當然不是問題,重點是要把腰帶放在那裡。若留下不帶走,那麼民宿老闆會怎麼處理,當然最好是有人收留。不然萬一老闆將它視為垃圾,給送進焚化爐,那結果她就失去安身立命的處所,豈不更糟。

應該是她接收到我腦波的想法,隨即低聲啜泣。雖然她已經盡量壓抑,但仍聽得出絕望悲傷,這下怎麼辦?要如何來解決呢﹗

假如東西留下來行不通,那麼是否可以請這民宿的屋靈將她收留,才剛動念屋靈已在旁站立,是個像相撲選手壯碩護法神,粗聲的說:「不行!我的職責是守護這個家,不能讓任何外來者進住!」接著祂轉頭對女子說:「若不是這位客人,是不會讓妳進門的。」

唉!整個問題還在,我對女子說︰「先不急著哭,能告訴我為何會停滯在腰帶裡,而不去投胎?」

現在唯一能做的還是先瞭解整個狀況,再來想法子解套,一定有很重要理由,才會如此吧。

相信她比我更瞭解她自己的困境,所以不等我再開口詢問,就已將原委道來。

二次大戰末期,她才新婚幾天的丈夫就被徵召入伍,臨行前丈夫一再保證無論如何一定會回來。時間一天天過去卻渺無音訊,當年兵荒馬亂,失聯的實在太多,除了等又能怎樣。但在這時她生病了,在那個時代所有物資都非常缺乏,別說是藥,連吃飯都成問題,就這樣得不到資源之下香消玉殞了。

說到這裡她抬起頭來說:「我知道,應該放下離開,可是要是丈夫回來怎麼辦,我已經答應無論如何一定會等他回來的。」我看著她,面貌姣好的清秀女子,相信她們夫妻感情很好,即使死亡也要信守承諾。

:「為何妳要隱身此腰帶中?」她露出靦腆笑容,手指撫弄腰帶頭,才低下頭說:「我們成親那天,他說我穿白無垢(註)很漂亮,這腰帶也很美麗。」她舉頭看向窗外暗夜天空,接著說︰「他回來時,一定認得這腰帶。」(註︰日本新娘禮服一身純白,稱之白無垢。)

啊!好遲鈍,她穿這身白衣就是日本新娘禮服嘛,想來才成親沒幾天,丈夫就離開了。她要把最美麗的樣子保留下來吧!

看來這女子對世間的留念是來自對她丈夫的愛,現在已過六、七十多年,究竟她的的丈夫流落何方,是生是死也不清楚,這要如何是好?若要斬斷她的執念還須瞭解她丈夫的生死,又身在何處。

法界的事還該由法界來處理才對,想到這裡,我雙手合掌,低聲默唸觀世音菩薩名號,日本信奉觀世音菩薩的信徒相當多,所以日本也會有觀世音菩薩的道場。還好沒多久就出現了,看妝扮應該是觀世音菩薩身邊的龍女。祂並沒有現出童女相,而是年輕的少女樣子,跟觀世音菩薩一樣,穿著樸素白衣。

祂才出現,腰帶裡的女子就過去撲倒祂腳下,哭泣著說︰「菩薩救我﹗」龍女伸手輕撫女子頭髮說︰「可憐的孩子,別怕﹗現在就來處理妳的事情。先起來吧﹗」等女子站起來,祂才繼續接著說︰「須要讓妳知道這件事,妳丈夫坐的船出海沒多久就沉沒了。」雖預料之事女子還是難免傷心,又哭泣起來。

龍女嘆口氣說︰「他有他的因緣,所以才一斷氣,就往生投胎去了,當然沒有辦法回來看妳。」︰「這些年來他在人世間沉沉浮浮的,幾年前他再次過世後,又轉身投胎去了,現在已是兩歲多的娃兒。」

講到這裡稍微停頓一下,微笑著對正在飲泣女子說︰「妳和他尚有夫妻之緣未了,現在就送妳去了這段緣吧﹗」說完對我微微一笑,就帶著歡天喜地的女子消失。如此的峰迴路轉真讓人不敢置信,演變成如此圓滿結局真太好了,實在替腰帶裡的女子開心,衷心的祝福她這輩子能夫妻好好廝守,結成人人稱羨的愛侶。

2014 7 1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YAMIE 的頭像
YAMIE

不思議- 郭雅眉的異世界

YAM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雲水
  • 過癮 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