見如來 (1).jpg  

    很多人都以為我是個虔誠佛教徒,每次我都會戲謔回答說:「我是個野狐禪!不是什麼佛教徒。」(沒歸依宗教師傅,自行修學的謙稱。)

    在台南出生的我,從小就對周遭許多『宮啦!殿啦!廟啦!什麼的?』十分害怕!尤其『城隍廟』更讓我退避三舍。對小孩來說,七爺、八爺還有牛頭馬面,真是夠驚悚,再加上一大堆刑具,枷鎖、鐵鍊的,這對小孩子而言實在太恐怖了。每年作醮,乩童拿著沙魚劍、狼牙棒往身上砍,血流遍身,更是童年可怕的記憶!

    小時候不懂得宗教的差別,只知道佛教徒都是拿香拜拜,這些人也都拿香拜拜,因此把所有拿香的神壇也都歸類為佛教,是以有了害怕自然就會產生排斥、討厭!

    讀小學時,到鄉下和祖母住一起,隔壁是基督教會。明亮乾淨,和城隍廟污黑灰暗,真有天壤之別。牧師教導只要行善,即可上天堂,回到天父身邊。那邊是做了壞事就要下地獄,還有各種花樣刑法的地獄等著,從來沒說若行善有什麼好處可拿。(再笨小孩都會盤算那邊好處多。)

    牧師講道說故事,小孩子有糖果、卡片可以拿,教堂自然成為小孩最愛去的地方。五十年前物資缺乏,對拿到亮晶晶的卡片真是非常寶貝。雖然不曾正式入教,但成長過程受教會影響還蠻多的。 

    婚後丈夫請了一尊觀世音菩薩回來供奉,宗教信仰是個人問題,我不反對但也不參與。只是覺得丈夫除了看經典之外,花許多時間打坐很是奇怪,呆呆坐著有什麼好玩,還好只要他在呆坐時,不讓孩子去干擾就可以啦。

    可能我沒有興趣,丈夫也認為我非道內人,不會和我討論這方面的事,他朋友過來,說天道地講得興高采烈,我總帶孩子到房間裡頭,不參與他們聚會。偶爾聽到他們談話內容,也覺得很無聊。記得小時候時常有意無意會見到一些東西,我都把它們歸類為幻覺,不受這些不存在的非物質東西影響,可能這種抗拒心念,慢慢的也不再出現讓我看到。現在大家卻熱烈討論這些我所排斥的東西,還真令人迷惑?

    總之我不懂什麼佛教、佛學,倒也自在。直到有一天,晚間睡覺時做了一個夢,夢境很簡單;一堵白牆,牆壁中間用黑墨畫個大大圓圈,圓圈中間寫個『佛』字,然後聽到一個非常清晰的聲音:「你的時間不多了!」雖然被驚嚇醒來,但究竟太睏了,翻個身就又睡著。

    第二天晚上,竟然又做同樣的夢,一樣被嚇醒起來,瞪著天花板想著,連續二天做同樣的夢,實在太怪異,這是什麼意思呢?起床後一定要問丈夫,這夢有何含意?等到天亮醒來事情一忙,自然忘得乾淨!當第三次被嚇得一身冷汗醒來,真是覺得非常恐怖,尤其那聲音清楚到好像貼著耳朵說話。…待續

見如來 (2).jpg  

    這次不等天亮,直接將睡夢中的丈夫搖醒,告訴此夢境之事!丈夫聽完沉默許久之後說:「看來妳是和佛有緣哪!先睡吧!一切等明天再說。」我對於:「你的時間不多了!」這話可很在意,知道丈夫對許多事都了然於胸,一定曉得是什麼意思。而且看他沉凝表情,我更要弄個清楚?

    拗不過一再追問,丈夫終於承認他早知道妻子其壽不永,這事壓在他心中許久了,只是他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辦?既然連續幾天出現這個夢境,應該會有轉機,只是要用什麼方法,得讓他想想。

    原來如此啊!這個夢是要我珍惜時間哪。看著身邊熟睡兒子稚嫩臉龐,他還這麼小,沒有媽媽怎麼辦?只要有方法,無論如何艱辛,我一定要克服,好照顧兒子長大!

    第二天早上,丈夫問我願不願意和他一起打坐參禪?這個…只要不去拜奇怪偶像,應該可以接受。馬上丈夫就幫忙上香,再教授基本打坐方法,我也乖乖按照他的教導,盤腿坐好,慢慢深呼吸,心不住內也不住外。他則在一旁看書關照。

    等我起來的時候,丈夫關心問說感覺如何?我慚愧的說:可能睡不好,所以進入半睡半醒狀態!我再加解釋說:每天睡前時常會有一陣子的恍惚,覺得身體很大,一直延伸出去到不知的盡頭,可是又好像很小,小到幾乎看不見或不存在,只剩意識輕輕流動,之後不知不覺就會睡著。這次比較特別的是這感覺出現後,頭腦一直保持很清楚,並沒有睡著,而且好像跟外界隔絕,人被包裹在某種泡囊裡面飄浮,很溫暖很舒服,既不想有任何思考,但又好像什麼都能瞭解明白。

    聽完解釋,丈夫瞪大眼睛說:「這就是入定!而且是甚深禪定!居然功夫這麼好!」我搖頭說:「不是吧!睡覺時應該都會有這種幻覺不是嗎!」對於驚訝的丈夫,我反倒奇怪,這就是入定?這麼容易、簡單!怎麼好像大家都說得很困難似的。若入定就是這樣子,也很有趣。

    午飯後照顧兒子睡覺,丈夫說趁小孩睡著,再去坐坐吧!這次一樣進入虛無之中,微閉著眼覺得一片澄清。靜中周遭有種特殊震盪頻率,那是記憶裡遺忘許久的感覺,好像回到久違故鄉,最摯愛的親人張開雙臂迎接著你。但此時不得不忍住內心滿腔歡喜,因為我眼前出現奇怪東西!

    一個粉紅大球。這實在好奇怪,用手去摸,溫溫軟軟細細的,有點像嬰兒柔嫩皮膚。這才發現不只一個,正想更仔細觀察,卻好像坐上電梯,身體往上提升,等停下來時就看到了一雙大眼睛!真的很詫異,在我前面居然是一尊佛。原來我見的圓球,是祂的腳趾頭,現在祂用手托著我舉高,這我才能見到祂的臉。

    雖然不喜歡佛教,但也見過佛像,眼前見到的就是記憶裡見過的佛像樣子。嘴裡嘀咕怎會這樣?心卻漲得滿滿的,一種無法形容的快樂,興奮到不知該怎麼辦,就像走失孩兒見到父母一樣,高興到眼淚不聽使喚的猛流。

    不好意思這模樣被看到,低下頭看站著的掌心,忽然想到西遊記裡面,孫悟空在釋迦牟尼佛的手掌心故事。怎會這樣呢?難道是幻覺,又太真實了,祂微張的眼睛充滿著溫柔。一時瞠目結舌,不知如何是好。…待續

見如來 (3).jpg  

    忽然想到一事,沒經大腦就衝口而出這多年來的疑惑:「為什麼你們頭頂上都一坨一坨的?」祂露出笑容說:「孩子!那是頭髮。」停了一下再繼續說:「在未入涅盤前,尚在沙婆世界時,住的地方十分炎熱,長頭髮很容易長蝨子,所以將頭髮剃掉,既可避免蟲咬,在禪定時也不會被干擾。你見到的是又長出來的一些頭髮,因為自然捲的緣故,看起來就會是這樣子了!」

    噢!原來如此,是頭髮呀!同樣對祂兩眼之間額頭的地方,多出來的一顆眼睛很是好奇,忍不住又問一個笨問題:「為什麼要多出中間這個眼睛?成了佛就會變成這樣嗎?」(很抱歉,當時我什麼都搞不清楚,才會亂問一通。)祂瞇著眼笑得更燦爛說:「孩子啊!這只是個象徵,表示對事務觀察通透而已。」

    真的太厲害了,用什麼方式來顯示『智慧』,也只有用多出個眼睛來表達見識深遠吧!必須說我已經心服口服了,但對祂的形象還是很有意見!在教會裡,不管耶穌、聖母瑪麗亞或聖徒,究竟都是人的樣子,穿上和我們同樣衣服走在街上,相信沒有人會覺得特別奇怪而去注意的。

    若是我們見到外表是佛像這樣子的人,走在街頭,會是多怪異,即使穿了跟我們同樣服裝,絕對還是會引起騷動的!試想一個金光閃閃的人,讓我想到十八銅人),大頭圓臉,半閉細長眼睛,兩耳垂肩,頭頂心還高高隆起。這個…嘿!該怎麼說呢?信眾見了是會跪地膜拜,亦或認為是什麼外星人呢?

    「孩子啊!你所認定的樣貌是虛妄不實的!人類妄想執著形象,才如是示現!」呀…居然被看穿我的胡思亂想!我結結巴巴的說:「假如不是眼見的樣子,那麼佛應該是什麼樣子?」祂柔和的說:「內發寂滅輕安,妙覺隨順寂滅,皆是佛啊!」這話引起我內心亙古的記憶,很熟悉又有些模糊,須要時間讓我好好想想,把頭緒理出來。

    今天真是給上一個非常重要的課,遲疑一下還是忍不住問說:「假如眼見之像皆是虛妄,那該如何分辨真假?」(眼見之像已是虛妄,那麼隨便來個自稱是佛所幻化,不是更容易上當。這是想到紅孩兒變成觀音,詐騙三藏的故事。)祂點頭說:「隨順自性妙真如藏!」不由自主雙手合掌稱謝,太感謝了,原來自己一直以來的無知,蒙蔽自性光明智。是多慮了,除『像』之外尚有氣味、磁場帶來不同感受,皆可清楚判別,更何況要相信自性真如藏啊。

    丈夫對於我的奇遇很是讚嘆,承蒙佛的教誨,太不可思議了。他從書櫃抽出一本書說:「這本佛經先讀讀看,不懂的地方再來問我!」接過書來,上面寫著『大方廣圓覺修多羅了義經』。想不到居然還要讀書!而且是這種好像出家人才會讀的天書。但經過今天的洗禮,對於『佛』有新體認。也從這天開始,慢慢重拾累世的記憶。原先起因於對奇怪宗教的害怕,使得自己不敢接觸正知正見。但也幸虧這樣,才能保持內心的清淨,不被世間怪力亂神所迷惑

     等靜下心來拿起佛經慢慢的看,除了一些奇怪名詞看不懂,(幸好這方面丈夫會補足。)對於釋迦牟尼佛說的法很是感動。原來佛經是寫著這麼有智慧的話,完全顛覆以前對它的看法!不得不承認自己的膚淺無知。

    這已經幾十年前的事,卻尚歷歷在目,經由這次緣起,才開始進入佛學的領域,但是現今我還是要說:「我不歸屬宗教,但我歸依佛。」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1 12 29

    sp:不知不覺一年又過去了,很感謝大家的點閱。在這歲末之時,先祝福大家身體健康,平安快樂。暫時要告別了,等過了年,期待再相會!

創作者介紹

不思議- 郭雅眉的異世界

YAM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4)

發表留言
  • marina
  • 好期待續集喔....還要等很久嗎??宋醫師說他好想知道喔!!^^
  • marina
  • 感謝師母分享...看了真是歡喜!!如此詮釋見相非相則見如來真是太精采了...在歲末讀這一篇真是發人省思啊!!
  • 訪客
  • 真的很棒...謝謝您
  • 訪客
  • 祂柔和的說:「內發寂滅輕安,妙覺隨順寂滅,皆是佛啊!」這話引起我內心亙古的記憶,

    版主您好我是過客,看見這篇心內震憾卻有溫暖熟悉的能量在流動,謝謝分享.我是佛教徒但卻不了解什麼是佛,文字讓我很迷惑,無意閱讀您的文章從中思考一些事情後,我很有收獲,謝謝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