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次經過花東海岸線石梯坪』,總會對自己說:下次經過我要坐船出海賞鯨。這樣說了好幾年,這次終於如願以償坐上了賞鯨船。會這麼難以成行,最主要是在夏天才有追逐洄流魚類的鯨豚可以看。對怕熱的我來說這是我最討厭出門的季節,所以才會只有心動沒有行動。

    若不是朋友硬拉,我還是會選擇呆在家裡。但當船乘風破浪出港,站在甲板上迎著海風時,很慶幸我有到來!花蓮的海還是美得驚人,由粉藍到寶藍在陽光底下熠熠生光。

    船行不到幾海哩就進入靠近海岸的黑潮。這道黑潮發源於呂宋東方太平洋北赤道,經菲律賓東岸往北流,到達台灣南方海域,受到海脊阻擋而分成兩支,一支東轉沿琉球群島弧線北流,另一支則直接越過海脊,沿台灣東岸北流。

    船一進入黑潮,感覺就很不一樣,應該說整個磁場很強,不單頭皮連全身都刺刺麻麻的。花蓮海域在陽光照射下是非常漂亮寶藍色,但船一進入黑潮馬上轉為深藍色,同樣是海水,這裡卻是楚河漢界各不侵犯。而且氣溫馬上降低很多,(黑潮海水平均的溫度值24℃-26℃)這時遠處有數十隻飛魚衝出海面,在水面滑翔,銀色魚鰭映著陽光閃閃發光,很是美麗。

    站在旁邊的丈夫轉頭問我說:「是不是該向海龍王打個招呼,問好?」想來也該如此,拜託丈夫當我的護衛,找一個不被打擾的角落,就站著面對大海調息,等慢慢入定。才開口輕聲說:「小女子能拜會此地龍王嗎?」隨即有著低沈聲音回應:「我在這裡!」咿!我努力搜尋卻不見蹤影!只好再說一遍:「小女子能拜會此地龍王嗎?」又是那低沉聲音回應:「我在這裡!」嘿!這可怪了,為什麼不見任何影像,莫非我工夫退轉無法看見。有點不好意思的說:「對不起!我看不到你。」

    這次那低沉聲音夾雜瀧瀧笑聲:「我在妳腳下,妳就站在我背上!」ㄟ﹏我是在船上呀,那麼船正行駛黑潮…莫非??這條連綿數千公里,寬一百公里的黑潮是龍王身體。實在太勁爆了從來不曉得呢!難怪看不到,這好比一隻螞蟻站在樹上找樹。竟然黑潮是龍王身體,仔細想想也對,黑潮不就大海化育萬物的地方嗎?而且它的形狀就是龍嘛!

    對自己的無知有點害羞的說:「對不起!我不知道原來黑潮是你的身體!」祂又瀧瀧笑起來說:「沒關係,這事也沒人知道!」我老實的說:「其實也沒事,只是想跟你問好!」他很開心的說:「難得妳來了,想看什麼嗎!」噫!有這麼好康的事,賺到了!快想個跟海有關我又想瞭解的事。

    腦袋出現的是以前家裡掛的字畫,上面寫的最後一句『便見龍王三寶』想想也不好,沒事看人家的寶貝幹什麼!嗯…這個…想到了,以前聽丈夫說龍樹菩薩在龍宮圖書館看佛經,那圖書館大到要騎馬走好幾天才逛得完。小時候最想做的工作是當個水手或圖書館員,所以聽到有這麼大的圖書館,實在很崇拜也很好奇,到底那麼多書該如何整理歸類?

    還在胡思亂想,忽然發現居然已經在海底。環顧四周一片空蕩蕩,除了路的中間每隔一段距離,便有一根約兩人抱的粗壯柱子,豎立排列,直到看不見的盡頭還連綿不盡。路的地面就比較有趣,它是由各式各樣不同花色品種的珊瑚組合築成,很平緩舒坦。這裡除了柱子和一些魚兒們游來游去,就什麼也沒有,當然更別說書本或佛經,和任何像書的東西。

    等了一會兒,跟魚鬥鬥玩玩,還是什麼也沒發生,看來跟龍宮圖書館無緣。正想找路回去,經過大柱子順手拍拍,是石柱子哩!這才看到上面好像有刻痕,再仔細些看,上面刻著密密麻麻的蚯蚓字體和圖案,心裡正想這到底寫些什麼?馬上那些奇怪的字我居然看得懂。那是敘述某位佛陀的修行過程經歷,太好玩了!到下一根石柱,上面也是刻著密密麻麻的修行者成佛經歷。連續觀看五六根石柱,皆刻有記載文字圖畫。

    原來這些石柱就是佛經,不是我想像的放在書櫃的書本或羊皮卷。再看柱子上面記載著修行者一路走來的艱辛坎坷,覺得好熟悉也好辛酸,原來大家都一樣,得面對各式各樣困境、種種挑戰。但是靠著毅力和堅持,得以究竟涅槃。

    直到現在才恍然大悟,原來『佛經』的定意是:『修行者的成佛經歷』只要按照他們走過的方式學習,也會有成就的一天。

    長久以來時常覺得很孤獨,雖然有丈夫陪伴,但究竟知音者幾稀!在這裡看到這麼多得道修行者的印記,心裡好溫暖,原來我不寂寞!眼看著長排柱林,我知道我一定要在這裡立一根石柱!

  黑潮.jpg

創作者介紹

不思議- 郭雅眉的異世界

YAM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