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中傳奇 1.jpg 

 

一輪明月,斜掛在山巔,銀白色光點,灑遍整座山林,林中小溪輕聲唱著小調,粼粼波光,宛若流動的銀河。

在這裡的山上,即使是酷熱的八月,也不見一絲暑氣,到了晚間更是夜涼如水,滿天繁星恍若舉手可摘,林中的蟲蟲們競相演唱,使大地充滿歡樂。漫步在如此山林,只覺內心一片喜樂,幾欲忘還。

如此走走停停,也不知現在是什麼時辰,在如此明亮的月光下散步,另有一番滋味。就在此時,前面好像傳來說話聲音。怪怪﹗在如此人跡罕至的地方怎會有人,而且好像人數還不少,好奇心使然,這一定要去看看的﹗

轉過一個彎道,再爬上斜坡、前面不遠的樹林就是聲音傳出的地方,只是為何沒有營火的火光?莫非不法份子在做什麼勾當;正在胡思亂想之際,林中卻走出兩個人來,他們筆直朝我走來,看他們身影一模一樣,近得身來連臉孔也像一個模子印出來,來到眼前他們朝我行了一個禮說︰「我們大哥有請﹗」

見到他們兩個之後,我對他們的聚會更有興趣了、喜歡到處晃蕩的我,見過不少樣的人,雖然以前也見過他們族人、但都是一個兩個,難得碰到一大票的聚會。對了﹗應該先解釋一下,我想大家都聽過山精、水怪這些名稱,在西方稱之為山的精靈和水的精靈,(我比較喜歡稱之為精靈,在電影魔戒裡的精靈就處理很好)在佛經裡面也常提到他們,說他們發願護持佛法,做修行者的護法,共同守護著大地。

這也說明為什麼他們沒有點燃營火,除了生活必須外,盡量不去浪費大地資源,是他們一慣行事,況且處理不當很容易引起火災,也是他們最不願見得。

走在我前面的這兩個兄弟,應該是山精靈裡的木精靈,細瘦身材、修長四肢、配上及肩長髮,寬鬆無袖及小腿的白色袍子,腰間繫著一條綠色帶子、看不出是什麼材質;清瘦臉龐有著一對不大但晶亮深邃的眼睛,以人類的樣子,應在十六、七歲(當然他們的歲數有另外算法,可能有幾千歲。)

隨著兩位走入林內,原來這片樹林的中間有著一片空地,在月光下使這片空地更加明亮,現在眾精靈就圍坐一起,大約有一、二十個,形貌各異,坐在最裡面的人更是引人注目,雖然坐著、也是高人一等,身材非常魁梧,氣勢不凡,應是此地主人。  ''''''''''待續

山中傳奇2.jpg 

兩兄弟就把我引到這人面前,巨人看我走來,也站起來,讓我坐在他旁邊,(不好意思,我只到他的胸部)然後微笑著說︰「歡迎你來。」我點頭稱謝回答說︰「謝謝你讓我參加﹗」才坐下來,那兩兄弟已經不知道去那裡拿來一個木杯和一片芭蕉葉、權宜充當盤子,葉子上擺放幾顆乾果和種子,放在我面前地上,忙完也就在我一邊坐下。(我環看周遭,每位前面都有一份,全是各式各樣新鮮水果或乾果和樹葉,沒任何肉食。)到現在才能細看在座諸精靈;我正對面坐著一個又矮又胖、手腳奇短,講起話來嗡嗡響,他旁邊是個皮膚黝黑光亮,讓你見了就會聯想到黑豹,另一個說話的聲音像是在敲木頭,對了﹗就是啄木鳥的聲音,還有一個手腳特長,一付不知要往那裡擺的尷尬樣;其中有兩個,若放在人類的世界,一定很難分辨有何不同,若不是在這裡出現,大概也不會想去注意有什麼不一樣。他倆旁邊坐著個頭特別大的慈祥老人,還有幾個讓你忍不住就會想到螳螂、連皮膚都是綠色。另有一個全身毛絨絨,真的有像大猴子,還有些細細瘦瘦的,頭長得像馬鈴薯,再裝上二個黑鈕扣當眼睛,好像洋娃娃、十分可愛。

我們的主人若我猜的不錯,應該是此地的山神,雖然身材高壯,卻相當利落,有著寬闊的額頭,國字臉,一對大而明亮的眼睛,挺直的鼻子,飽滿雙唇,長髮簡單的束個馬尾、脖子還掛了一串用包心菜、花椰菜、紅、黃青椒、蘿蔔等菜蔬,串起來的項鍊,真是好酷的男人。(也只有這種體型,才能帶這種項鍊。)

此時主人殷勤招呼,要我嚐嚐他們的食物﹗不能太辜負人家好意,於是拿一顆像杏仁子的乾果放進嘴裡,慢慢咀嚼,味道還不賴,剛開始澀澀苦苦,但馬上轉成甘甜;主人再舉杯勸飲,這就有些為難,只好搖頭抱歉的說︰「對不起﹗我真是不善飲酒﹗」聽了這話主人微笑著說︰「放心好了,不是酒,酒那種東西會使腦袋不清楚,這只是山泉水。」拿起來嗅一嗅,果真是沒酒味,喝了一口,乁~~~清冽甘甜︰真是好水、好喝的不得了﹗

此時大家又恢復中斷話題、有著啄木鳥聲音的,問那兩個很像人類其中一位︰「你住的地方又遭到破壞,不考慮搬遷嗎?」被問的精靈回答︰「不了﹗不管搬到那裡,過不了多久又會重演同樣的事,我就試著和人類做鄰居吧﹗本來我的族人也和人類長得比較相像,所以偶而被看到,頂多誤以為是流浪漢而已﹗」

大家關心的問︰「那還可以適應嗎?」像人類的精靈回答︰「當然很辛苦,人類很慘忍也很浪費、常做些無俚頭的事情,(我這個人類也同意這樣說法。)但是大哥也說過,這是人類的時代、我們無力也無能改變什麼﹗」

長相慈祥的大頭老人嘆口氣說:「真搞不懂為何會由人類來主導大地?」發出啄木鳥聲音的:「咕」一聲之後說道:「連你這麼喜歡人類的魔神仔,都這樣講那真嚴重了。」聽到魔神仔這名字我忍不住:「嘿!」叫出聲。看大家都轉過頭來看我,讓我一時不知該說些什麼是好。我想大家應該都聽說過魔神仔會把小孩騙到荒郊野外,然後餵他吃牛糞蚱蜢之類的故事吧!我小時候也曾經被告誡過而嚇得半死,沒想到今天會碰面!只是他長得一付慈眉善眼,一點也不像壞蛋!……待續

山中傳奇3.jpg 

這時魔神仔抓抓頭,滿臉困惑的問我說:「麻煩妳!若知道的話能告訴我,為何人類對我這麼討厭和懼怕!」「噢…」這個要怎麼回答呢?要知道精靈們大都有神通,說謊一定會被拆穿,所以雖然尷尬還是要把知道的據實以告!聽完之後魔神仔滿臉苦笑低頭吶吶自言:「原來如此!原來如此!」看他如此神情,像是被冤枉了,這我就不明白,到底真相為何?

在他們七嘴八舌解釋之後,終於弄清楚怎麼回事。原來魔神仔是屬於荒地和山麓地帶的精靈地祇,以人類的職稱應該是巡山警察,在精靈界他是出名的慈悲和善,在荒郊野外遇到弱小總不遺餘力照顧。基本上精靈界的精靈不喜歡和人類往來,當然魔神仔也盡量避開人類。但是有時碰到迷路小孩,附近又有危險性的野獸,在台灣雖沒有大型猛獸,但成群結隊的野狗也十分可怕。又或者魑魅魍魎就在左近,魑魅魍魎會利用地形,使人陷落受傷再吸食精血,遇到這種狀況他總忍不住要出手幫忙,讓小孩避開毒害。為了掩蔽體味,所以就找個草堆安置小孩,(通常小孩被找到時大多睡在草堆中)一來避風二來也較溫暖,同時也降低人體氣味的飄散,獵食者比較嗅不到味道。至於小孩哭鬧肚子餓就傷腦筋啦!一定要安撫小孩安靜下來才不會被發現。

  至於人類的食物是什麼,魔神仔就弄不清楚,只知道人類會種植稻子、青菜等當食物,因此認為應該和兔子或鹿啦羊的一樣,給予青草吃就可以。當然這些東西小孩那肯食用,餓得依舊哭鬧不休,這下麻煩啦!要孩子安靜得先餵飽他,可是又這不吃那也不吃,怎麼辦?最後只能使用神通,讓小孩產生幻覺,以為泥土就是飯、青草是菜,這樣吃飽了睡著,安靜的等到天亮,家人來尋找回去就平安了。

當然魔神仔也有想過,讓小孩吃草和泥土是否不妥,但魔神仔的食物本就是吸食大地和植物的靈氣,在他來說這兩者就是食物,況且比起生命安全,即使食物不對,也不會造成身體傷害,應該不算什麼。至於草和泥土怎會演變成蚱蜢、牛糞,可能大人找到小孩時,小孩嘴角尚留一些草屑土粉的,不知怎麼以訛傳訛的結果,可能大人為了恐嚇小孩不准亂跑以免走失,特別誇大編造製造恐怖效果。總之我也認為不可能會被餵食牛糞,牛糞這東西在農業時代並非到處都找得到。記得我小時候,牧童放牛吃草一定帶鋤頭和籮筐,一有牛的排泄物,就用鋤頭將牛便便鋤起放進籮筐帶回家,這是很好的天然肥料,不能隨便浪費。總之對於對魔神仔的誤解,在這裡我代表人類致魔神仔十萬分的歉意。

好長的一段沉默後,帶我來的兩位少年中其中一位,接續早先中斷話題,低聲問主人︰「大哥!我們真的只能這樣接受嗎?」

輕輕嘆一口氣,才點點頭說︰「我們的時代過去了,以前天地任我們遨遊,沒有不能去的地方,現在卻寸步難行,只能局限在這小小空間,也是很無奈,天命如此,現在是人類當道,我們自然要退讓,才是天理,這是爭不來,也只有這樣才能相安無事。」

坐在旁邊的我聽了有很大感觸,雖然人類不是有意要侵犯,但因人口增加,需要更多土地和大地資源,不自覺就把大地弄成一片焦土,使得萬物難以生存,自然也就掠奪到精靈界生存空間。

確實整個大環境的改變,使得很多生命面臨嚴酷挑戰,雖然精靈是異次元生命、但也是共同使用這片大地,卻是不爭的事實;因此住在山林中的精靈,也為了森林過度開發,而流離失所。

因為關係到大家切身問題,不禁因這番話而靜下來思考,不知什麼時候連蟲聲也消失了,只覺天地一片寂靜。……待續

山中傳奇4.jpg 

好像隱約聽到咳嗽聲,我抬頭查看四周,卻見主人面帶憂傷頻頻回頭,查看他後面的山壁。剛才問話的少年再次問說︰「大哥﹗大嫂身體好點沒?好像咳的很厲害。」(對喔﹗山神是有眷屬。)這次主人站了起來說︰「你們等一下、我進去看看﹗」

「等一下﹗我可以過去探望嗎?」沒經大腦就沖口而出、話才出口就後悔了,基本上他們住處都很隱密,不隨便讓人靠近進入,所以我這是很失禮,因此馬上補充說︰「對不起﹗我是不該有這樣的要求。」

主人想了一下才說︰「好吧﹗跟我來。」接著繼續說︰「我山妻身體不好,尤其最近一直難以入眠,加上咳嗽得厲害更是沒辦法睡着。」

剛才來的時候,就是先走入這片樹林中間的空地,而林子就依靠著山壁而生長。現在主人就朝山壁走去,山壁上長了很多藤蔓,只見他掀開其中一些藤蔓,往裡一躦就不見,我也不客氣的跟著進入,原來藤蔓後面山壁有一條裂縫,從外頭是看不見的,必須稍微側著身子走才能前進,(奇怪﹗他明明身材那麼高大,為什麼走得那麼輕鬆。)往前走了一小段路,來到山壁的另一邊,應該說是在山的中間,這裡有一個洞窟、比較特別的是它中間有個天井,也就是說從這裡可以看見滿天星斗的夜空。

在這山裡面的洞穴應該很陰暗潮濕才對,但在這裡卻覺得十分乾爽,而且山壁發出一種如珍珠般柔和光澤,因此室內也不會太黑暗。此時他就往洞窟最深處走去;在這裡擺了一張用木頭、竹子等不同材質編織出來的床,可以看得出來做工非常細緻。

主人輕聲對躺在床上的婦人說︰「妳好些沒?我帶一位客人來看妳。」婦人一聽說,捂著嘴邊咳邊掙扎著要爬起來,我一看也馬上過去,按著她的手說︰「大嫂﹗你人不舒服,不要起來。」「對不起﹗我應該起來招待妳的﹗」看她咳得喘不過氣來,連臉都紅了,主人輕輕撫著妻子的頭髮,溫柔的說︰「不要緊﹗妳就歇著。」

在旁邊看著,覺得好感動,他們感情真好,那種真情流露,一點也不虛假。本來還在想,要什麼樣女人,才配得上如此英挺的漢子,現下兩人在一起,就知道真是天生一對。

以前也見過幾位女山神,一般說來,都長得比較粗壯;眼前這婦人雖然個子也是十分高大,(以人類的身材。)但整體比例卻很纖細,最主要的是她非常美麗,很像歐洲十八世紀教堂裡畫的天使,有一種不食人間煙火的清靈之美。大概生病關係,蒼白瘦弱的樣子更加惹人憐愛。

不自覺伸手握著她冰冷的手,心中想著該如何幫她,若懂得醫術就好了,現在卻只能祈求上天幫忙,正想著、丹田一股熱氣湧上來,自然就傳送到她手上,這股氣綿綿不竭想停也停不下來。抬頭看主人,他微微張口好像想制止,卻又馬上停止,回頭看她正微閉著雙眼,好像很舒服的樣子。  

我想因我是人類,「炁」也和他們不一樣,誤打誤撞的補她不足之氣,讓她得以陰陽調和就這樣也不知道過了多久,只覺得她的氣越來越順,呼吸比較平順,不再那麼急促,同時也不再咳嗽,慢慢的我的炁也和緩下來低頭察看她目前狀況,只見她臉頰飄浮著兩片紅暈,嘴角微微揚起,不知道什麼時候,已如嬰兒般熟睡著,可能這段時間太累,所以一下子就睡得很沉。

既然已睡著,我也不用呆在這兒,就讓她好好休息。因此幫她蓋好被子後、對主人比個出去的手勢、他很有默契點頭,率先往外走,我也緊跟在後面。到得外頭,卻見大家們,神色焦慮的圍繞在洞口等候,不待大家問話,主人就抬起雙手,要大家安靜,才說︰「今天幸好有這位貴賓,多虧她幫忙治療,你們大嫂身體好多了,現在已經睡著;大家放心吧﹗」才講完「嘩﹗嘩﹗」大家興奮叫起來「真好也﹗哇﹗好棒﹗」長得像猴子精靈居然高興的連翻好幾個跟斗,那幾個馬鈴薯頭牽著手又叫又跳,看大家如此歡喜,個個真情流露,覺得好感動,此時主人才回過身來,滿臉感激的對我點頭稱謝。真不好意思,我是誤打誤撞矇到,不是真功夫,只是… 能幫上忙就太好了。

帶我來的倆兄弟也過來對我道謝。誠摯的心寫滿臉上。這時不知誰喊出︰「慶祝﹗慶祝﹗」馬上有人跟進,才一下子工夫「慶祝﹗」之聲就不絕於耳。沒想到大家這麼高興,可見他們感情真好,只是不知要如何慶祝﹗是不是要開舞會狂歡?從沒見過他們的慶典,這種事真令人期待,今天一定要見識見識,忍不住看著主人,看他要如何來處理大家的熱情。

只見他微一沈吟,就從口袋拿出一樣東西來,說︰「今天太令人高興了,不但要慶祝,而且第一名還有獎品﹗」我看他拿出來的東西,好像是一塊約我巴掌大石片,上面有雕刻琢磨痕跡,形式古樸、線條流暢、一看就知道是好東西,應該是他的作品。

這時大家一聽不但要慶祝,還有獎品、更是興奮,馬上有人喊出︰「哇﹗要賽跑了﹗賽跑了﹗」且慢﹗不是要開慶祝會嗎?怎麼變成賽跑﹗不知不覺嘴巴就咕嚨出來。站在旁邊的兩兄弟,看我滿臉困惑?馬上低聲解釋︰「我們快樂的時候,會用賽跑來慶祝﹗悲傷的時候,也會用賽跑來宣洩﹗現在大家很高興、所以要賽跑慶祝﹗」(喔!原來如此﹗難怪在山上、時常會碰到狂奔的山魈和精靈。)才說完,大家已移到樹林外邊,就是我來的路上。

原來剛才我是沿著山稜線走過來,現在大家就站在山稜線上,等待起跑,那個身材矮胖的精靈,很興奮大聲嗡嗡嚷著︰「這次一定要跑得比上次遠﹗」大家嘻嘻哈哈的說︰「一定,一定的﹗」

這時主人舉起右手,朝天空畫了一圓圏、再猛然放下,同時一聲呼嘯、指令一下,大家就開始往前跑那個身材矮胖的精靈,果然才跑幾十步,就「噗﹗」一聲,摔倒地上,他也不急著爬起來,反倒順勢躺平,還大聲笑著說︰「我就知道,我一定第一個輸。但是;這次比上次多跑了好幾步﹗」看他跌倒還那麼開心,真有趣,馬上有人再跑回來,幫忙把他扶起來。

到此也該散會,我也要回家,雖然相聚時間不長,但心中有些不捨;難得碰到一羣真性情的人,覺得和他們在一起很快樂﹗

想要跟主人告別,回頭時正好看到他沒入山壁,也對﹗來自至去自往,就此告別。……待續

山中傳奇5.jpg  

 

正要尋路下山之際,那倆兄弟卻又跑了回來。記得一開跑時,兄弟倆跑得最快,一下子就不見蹤影。

他倆一見到我,就衝到面前來︰「怎麼你沒和大家一起跑?」看他倆為了我又專程回來,很感謝這份心意,對於天生沒有運動細胞的人,跑步不就等於要命,只能搖頭婉謝︰「哎﹗讓我參加,那麼我準是輸的第二名﹗」

他們兩個對看一眼開心的笑瞇了眼睛︰「跟我倆,不會讓你輸﹗」根據以前慘痛經驗,即使只是慢跑,也會使呼吸急促得喘不過氣來,而且心臟會揪結成一團,痛苦不堪,因此還是敬謝了。雖如此拒絕,他倆還不死心︰「我們會幫助你,如果讓你稍有不舒服,我們就馬上停止,好嗎?」看他倆充滿期待眼神,實在不忍再推辭︰「我想、跑一小段就好﹗」

見我答應、他倆快樂的說︰「你絕對不會後悔﹗」講完一人一邊,攙著我的左右肩膀說︰「放輕鬆﹗」再輕輕叫一聲︰「起﹗」隨著起字,整個人就飛起來,在空中滑翔一段距離才飄落,腳一接觸地面,輕輕一點、馬上又飄浮在空中,這太神奇了,照這種模式,跑一整個晚上也不會累,而且風從耳邊掠過、人就像小鳥一般飛翔,感覺真是太舒服了。原來『飛』的感覺就是如此美妙。

「太好了﹗太好了﹗真是太好了﹗感謝你們倆人,給我這麼愉快的飛行﹗啊﹗對了﹗尚未請教大名?」右手邊這個轉過頭來,微笑著回答說︰「我叫疾風、他是勁月﹗」

「真是好名字、和你們太配了﹗」說著我們已超越過好幾個精靈。前面那幾個馬鈴薯頭的精靈,可能跑得太接近,全部撞成一團,摔成一堆。看我們超越就大聲喊︰「加油啊﹗」沒多久也把像黑豹的精靈扔在後頭。哇﹗太帥了﹗我們好像已經在最前面﹗

疾風甩甩長髮,轉過頭來對我說︰「你先閉著眼睛,不要受外界影響,然後我說吸氣,你就吸氣,說吐氣你就跟著吐氣好嗎?」這段時間的跑步,知道他倆是有真功夫,學學也無妨,所以爽快應允照做。沒多久,覺得氣息越來越綿長。

疾風低聲說︰「仔細聽﹗你能聽到風的聲音嗎?」我馬上點頭,疾風再說︰「那能聽到海的聲音嗎?」海在那麼遙遠的地方怎可能。但是沒試就放棄太遜了。於是將心放空,先用記憶去感受海的味道,沒多久就隱約聽到海潮拍打聲。我如是說出,他倆高興的說︰「我們就知道,你一定行﹗現在隨著海的聲音吞吐氣﹗」

原來他們是和著海的聲音,與大地融合,去掉我執,自然身輕如燕。我試著照做,剛開始有些跟不上節拍,等抓住竅門,一下子就覺得身體充滿了氣,像灌滿氣的汽球,輕飄飄、不必他倆帶,我自己就可以前進自如。

這感覺很新鮮,就像身體消失了,只剩下意念在動。而且這股氣,隨著前進越轉越快,除了速度加快之外,心中也湧出一種無予倫比的快樂,很想大聲叫出來,難怪以前碰到他們在狂奔時,都會伴隨長嘯。

等我可以一人獨立,跟上速度,他們倆個就一左一右陪著我,延著山稜線跑、會延著山稜線跑,是因為在這個山的脊線,風太大,植物沒辦法生長,慢慢形成一條風路,所以山稜線也都是登山客走的路。

月亮高高掛在天上,山路形成一條白白帶子,往前無限延伸。前進中勁月問我一些人類對待大地,有何想法?我只能盡量解釋,人類科技進步得太快,有些失控,故而產生大量污染廢棄物,使得很多土地壞死,雖然察覺到這些,但因人類私慾,和國家之間衝突無法擺平,即使少數人努力,要幫大地恢復健康,成效還是有限。

對精靈界造成的傷害,我只能很抱歉。聽完解釋,寂靜一段時間後,疾風輕嘆口氣説:「還好人類生命很短!」幸好他倆能諒解,這是地球的氣運,人類剛好執行這個任務而已。

接著我也問了一些精靈界的事情,對於他們聚會,是否天天都有?疾風回答說:「不!我們精靈界數量不多,又各住東南西北,雖然訂在每個月,月圓聚會,但不是大家都有空,而且碰到刮風下雨什麼的,加上冬季又很冷,所以一年也沒辦成幾次。」停頓一下,再繼續說:「像我們倆個還好,跑的速度快,幾乎每次都可以參加,但有些腳程比較慢,比如說阿冬,就是個子最矮,手腳短短那個,他住在東南方,每次來都要走三四個月,回去再走三四個月,所以好幾十年,才能來一遍。」

我再問了一些問題,他倆也都很爽快回答。不知不覺天空已微微泛白,我們也來到山稜線的盡頭,停下腳步,俯看大地,晨霧籠罩林間,山窪錯落幾間農舍。

疾風說:「好了!我們也該回去!珍重再見!」說完轉頭要走,我想起了獎品說:「等一下!我們第一名獎品尚未拿!」他倆相視大笑:「我們已經第一名,不是嗎!」說完倆人牽著手就快步離開。

眼看他們倆背影消失,忽然覺得好孤單,心中咀嚼:「我們已經第一名,不是嗎!」這句話,是哦!我還在執着實有、贏到快樂就夠啦!

想想他們生存已經幾千年或萬年,對世間萬物來去,睿智而包容,讓我見識也學習到,真的很感謝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不思議- 郭雅眉的異世界

YAM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一個喜好山林的過客
  • 請問您這篇關於魔神仔的文章描述是真實的嗎?還是只是小說虛構,不過真的寫的很好顛覆我對魔神仔的觀點!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