仲夏夜音樂會 1b.jpg   

『太陽』從清晨走到黃昏,累壞了!紅著臉,正準備下班休息。旅人;拖著長長影子,走在鄉間小路也累了,想找個地方歇腳。在影子消失處,山坡起伏間,隱約升起裊裊青煙,有煙必有人家,這是不變道理,加快腳步,往前走去。

若非炊煙引路,實在難以找到這個隱藏在樹林裏,只有十幾戶人家的小村莊。房子是以土塊堆砌而成,很是樸實無華。屋子散落在一個小廣場周圍,入口處有個男人和兩個七、八歲小男孩蹲在地上,男人拿著樹枝在地上塗畫,邊對著小孩說:「我知道你很討厭計算程式,但若不會算術,會造成生活的困擾很是麻煩,也不方便!」其中一個看起來年紀比較大的小孩噘嘴說:「誰說我不會,我已經可以數到一百了!」男人搖搖頭說:「那還不夠!最少要會加、減、乘、除,這是最基本需要會的。」小男孩漲紅著臉說:「我帶羊吃草從來沒有少掉過。」

男人嘆口氣說:「假如那一天你的朋友阿明有事。將他的羊託付你照顧,邦叔也要你幫忙放羊,這時你自己有二隻羊要生產,不能出去,結果你究竟要帶幾隻羊去吃草;那麼一大群羊加起來你不會算,少掉一兩隻就不曉得啦!」小男孩聽了張大嘴不知該說什麼是好。

男人拿起樹枝在地上畫著羊隻說;「你的七隻羊加上阿明的五隻,邦叔十一隻,這全部總合再減去在家的兩隻,那麼求得的數目,就是你要趕去吃草的羊隻數目,你看這樣便可以很快求出正確數目來。」這時比較年幼小孩拉拉男孩的手說:「好啦!阿清我們兩個一起學嘛!」男人也安慰說:「你們倆人這麼聰明,相信很快就能學會,不必擔心,不會有什麼困難!」

看來這個村莊地處偏遠,一切都要自給自足,小孩教育就由大人包辦。對於不喜歡上課的小孩,居然還很民主曉以大義,而不是趕鴨子上架,真好!

終於小男孩點頭答應上課學習,很圓滿結束這場溝通。這時男人才站起來打招呼說:「這位客人!有什麼須要幫忙的嗎?」「天快黑了!可否能讓我留下打擾一夜!」男人點頭微笑說:「當然沒有問題。」接著轉身對站在一旁瞪大眼睛望著我這陌生人的小男孩說;「你們兩個帶客人去食堂!」再回過身來對我說:「麻煩妳先跟他們兩人過去,那邊會有人招呼,我還有些事要處理,等會兒再幫妳準備今晚休息的地方。」

大概此地鮮少外地人過來,男孩很興奮的連跑帶跳在前帶路,來到村莊中的一間大屋子。他倆跑進屋裡,大聲嚷著:「梅姨!梅姨!」馬上和一位穿著圍裙,身上沾滿白色麵粉的婦人出來,她伸出雙手,圓胖的臉上充滿溫柔笑意說:「嗨!歡迎!我叫梅絲,遠來的客人,進來休息吧!」不等我回答又緊接著說:「妳應該累了,先稍微梳洗一下,我來準備吃的。」說著拉開屋旁一個小門讓我進去。

這是個用石片堆砌成的房間,屋子中間有個盛滿水的大水槽,水源自外面引進,是由數根圓木,從中間剝成兩半,内部挖空,有如水管一般以利接水。想來是由河邊接引河水進來使用。這裡面雖小,水桶、木盆、瓢子等卻一應俱全,且備有多份,看來這應是村裡公共澡堂。地面也是鋪設石板,地面設計左右兩邊高低有些落差,所以水都往低處牆角水溝流出,因此地面保持著乾燥與清潔。

仲夏夜音樂會 2b.jpg 

等梳洗完畢來到外面,胖婦人梅姨,領我到屋角一張椅子坐下,桌上已擺好一盤烤餅和一大杯羊乳。謝過之後坐下來慢慢享用烤餅,在長途跋涉後,只覺烤餅麵香更是誘人,忍不住先狠狠咬一大口,果然滿嘴洋溢幸福,雖然烤餅沒有添加什麼作料,但它在原始中有著自然原味,在單一裏更凸顯餅的香氣。等吃下兩個餅後,精神也慢慢回復。嘴巴吃著,眼睛也沒給閒著,好好端詳周遭環境;事實上這是一間亭子,只是一般是有四根柱子,支撐著屋頂,它卻是有著兩面牆的屋子,前後穿透,通風很是良好。中央擺放著一個約一立方公尺的烤爐,後面堆放著柴火,爐邊有一張桌子,桌上放著剛揉好的麵團,除了梅姨外,另外有一位較年輕少婦,正在桿麵餅,腳邊躲著一個害羞小女孩,拉著少婦裙擺正偷眼瞧著我哩!

剛進村時就發現,自己不小心又進入到另一個世界,雖然想說還是回到人世間較好,但轉念間想:天也快黑了,這時人世間所處的環境若不理想,倒不如留在此處的好,今晚先將就著過,明日再做打算,況且剛見到的男人和小孩,感覺也很善良,應該不會有問題,心中有這種盤算,自然就能安穩留下。其實很不喜歡進入不屬於自己的世界,因為會碰上什麼狀況,永遠也無法預測,若遇上危險,是否能夠全身而退,那是很難預料的事。

把最後一個餅吃完,拿著裝羊奶的杯子到屋外一棵樹下,坐下來伸直兩腿,欣賞夕陽的最後一抹餘暉,太陽已經下山,天邊雲彩滾著金紅色光芒,幾隻老鴉三三兩兩呀-呀-飛過。這時村民也一個個回到村中,同樣都先到裏面梳洗,再到梅絲那兒拿餅吃,他們見到我只是很靦腆的微笑點頭,我也不好意思東問西問。最主要是有些地方,不喜歡讓外人了解太多他們的事,有時問太多是會犯忌,非常要不得。除非他們願意,我也儘量不招惹麻煩。

雖然如此,做一個觀察者一樣可以瞭解一些事物。很少有機會可以看到這樣的『古人』,會這麼形容是因為這村莊給人的感覺,像是四、五世紀時的中東,一切都很簡單而純樸,所有東西全是手工作成。比如說我剛剛用的杯盤,全是用陶土手捏成型,再低溫燒烤成,我認為有可能,就只放進烤餅的爐子裏燒烤一下而已。

這裡的人嚴格來說應該不算是人類,是跟人類長得很像的精靈族,他們身材比例較人類小很多,五官兩眼間距較寬,膚色是跟這裡的土地顏色很接近的土黃,穿的衣服也都這個色系,若不仔細看有可能察覺不到他們的存在。語言上我覺得他們並不愛講話,通常一個眼神的交會,就能瞭解對方的意思,當然剛來時那個男人和小孩的對話是特例,因為太複雜了。也就是說他們習慣以『心通』方式來做語言橋樑。可能這種溝通方式,使得人與人之間更沒有間距,能真誠以待,大家的情感才那麼緊密。

最重要的是,可以感覺得到他們對大自然的尊重。對一草一木是以疼惜的心在照顧。這可以從住家的結構看得出來,取材於大自然而不破壞自然。即使烹煮食物的材火,也都是撿拾枯枝得來,並未靠砍伐樹木取得木材。

正在胡思亂想之際,帶我過來的那倆個小男孩,不知道從那裡忽然冒了出來,興奮的說:「阿姨!我們大家希望妳能來參加我們的音樂會,好不好呢!」什麼?這麼小的村莊,總人口也沒幾個要辦什麼音樂會!那一定是倆三個人的簡單表演。看我露出懷疑的神情,男孩說:「這個音樂會一年才一次,非常的精彩,不去是會後悔的!」兩個人露出期待的眼神,讓人不忍拒絕,況且他倆說是村裡人的邀請,來到這裡做客,總不能拒絕人家的好意。另外我也很好奇,精靈族的演奏是什麼樣,是打擊樂器或管弦樂,對於連話都不愛說的人,如何表演,這種種問題只有去看才能了解真相。

知道我答應前去參加音樂會,小孩樂得跳起來說:「太好了!我們走吧!很多人都已經去了。」話一說完倆人就在前帶路,往村莊後面走去。這時天已經暗下來,今夜是個沒有月亮的晚上,但滿天星斗照得路面很是明亮。果然村莊後面有一條小河,過了木橋,一條小路斜斜蜿蜒而上。幸好星光十分明亮,上山的路才不會難走。邊走心中邊嘀咕,幹嘛還要到山上表演,在村前廣場不就行了!忽然心中一陣涼意,為什麼那麼剛好今天就有音樂會,是否好不容易有個外人來,他們要來個活人獻祭什麼的,那我不就自投羅網,越想越害怕,再看兩個小孩,興高采烈在前面帶路,遇到路面較為顛簸,還會停下來拉我一把。瞧他們的舉動神態自然,不像有惡意,應該是我愛胡思亂想。

目的地很快就到了,這是個小圓山丘,約有四五個籃球場大,(幸好中間沒有擺放祭臺)周圍環繞著樹林,中間空地長滿細細小草。已經有人或坐或臥在草坪上,只是不見有什麼舞台,或擺放樂器,也不見表演的人,或任何相關活動;譬如說應該弄個火把什麼的才較有氣氛。想要問男孩,他倆卻帶我到草坪中央,讓我坐下來。好吧!既來之則安之,況且今晚的星空十分燦爛美麗,對於喜歡看星星的我,這已經非常值得。記得幾年前到金門,住在沙美那個晚上也是滿天星斗,這事讓我懷念很久!今天夜晚的星空較那日更毫不遜色,而且更有過之無不及,所以縱使沒有表演也不會失望。

仲夏夜音樂會 3b.jpg 

這時陸陸續續有人上來,經過身邊時會停下,點個頭算是打招呼,不多久這兒已經聚集二十多人。大家各自找地方坐著或躺下,兩個男孩早已手枕著頭躺著,確實躺下來看星星最舒服,我也不客氣跟著躺平。白天的太陽曬得地面還溫溫的,但夜晚的風涼爽極了,草扎在脖子癢癢的,但傳來陣陣草香又很迷人。身體跟大地緊密接觸,忽然有一種解放的感覺,好像回歸大自然,身心極為舒暢。

幾乎已經忘了,小時候的夏天夜晚時,常拿張草蓆,就躺在院子看星星背唐詩,當時最喜歡杜牧的秋夕《銀燭秋光冷畫屏,輕羅小扇撲流螢,天階夜色涼如水,坐看牽牛織女星》不就這樣情境麼!星兒真的亮得好像可以摘下來。望著天上的繁星,心不知不覺也飛到外太空去了,在這廣闊蒼穹裡,人是何等渺小,一輩子庸庸碌碌到底在爭什麼!忽然心中有些明白,為何這裡人不愛說話,原因是開口就…是非多,把生命浪費在聊八卦太沒意義。因為沒有是非,就沒有隔閡,大家感情反倒更好,想到這裡不禁覺得心整個張開來,不知不覺融就入到他們的內心世界,在這裡我讀到互信、互愛,體諒和包容。還有對大自然的敬愛和尊重。

遠處傳來陣陣蟲鳴。讓我幾欲進入夢鄉,雖然著迷眼前星河美景,但眼皮還是重得蓋起來,看不見星星了!噫﹏不對!我明明眼睛並未閉上,怎麼會看不見!在一霎那間眼前的一切全都消失,不但影像連聲音也都沒了,別說蟲聲,連風吹拂髮際微小聲也聽不見,只剩無邊無際的黑暗與安靜,這種怪異事,真嚇得我一身冷汗。忽然一隻小手輕輕握住我的手,應該是阿清,他靠近我耳朵小聲的說:「要開始了!」意識還沒轉過來,在這一片寂靜黑暗裡,從遠方傳來鳴唱聲,這聲音極為優雅清脆嘹亮,(高音但不尖銳)一入耳不自覺心情就充滿歡喜快樂,腦海裡彩繪出各種影像;春天的稻田、夏日裡湛藍海洋、藍色珊瑚礁充滿各式各樣魚蝦,還有結實纍纍的金黃色果園、陽光灑落雪山山峰,種種諸般美好事物,還有那可愛的動物,嬰兒的笑臉等等。

那是一種從未聽過的鳥類聲音,美妙極了!可以感覺聲音很迅速的由遠而近,到得近了,就在草坪四周環繞,而且聲音不是直直過來,而是每有一個轉折就換到更高階,每個轉折再更高音,一直讓你覺得不可能再更上去,但不可思議的是它還是在往上飆,這樣一圈一圈繞,再慢慢往上衝,直到九霄雲外,到某個音階之後才聽不見,我知道它還在,只是已超出我耳朵接收音頻範圍(其實還感覺得到餘音繚繞不絕)。聽到這裡時,整個人快樂的好像要飛起來,胸口滿溢著幸福,怎麼能這麼幸運,可以聆聽這樣的天籟!

大地回復寂靜的同時,縱目所及的天空邊緣,出現剛消失的點點星光,很迅速的越來越亮(因為躺著往上看,所以整個天空像圓弧形銀幕,很感謝的是大家把最好位置給我)它是從最邊緣亮起,再如海浪般,一波一波往中間聚集,直到整片天幕成為光海。如此迷魅璀璨,絢爛的光影變化直教我看得目瞪口呆。

為了看這奇異美麗景像,我不得不拚命擦眼睛,不知什麼時候,被剛才那美妙聲音感動得淚流滿面,現在再次又被閃爍的繁星表演,給催動得止不住淚。我實在很難用文字來形容這等美好,天上的星星已經不按牌理出牌,根本不是我所熟悉的模樣,它現在的數量是普通時候夜空的數千萬倍,我想它是把銀河系的星座、星雲等全整合過來吧!

在所有星系佈滿整個天空同時,才剛回復寧靜的大地『嘓!嘓!』低沉牛蛙聲此起彼落先從林中傳出,跟著又有貓頭鷹溫柔的『咕!咕』聲加入陣容,蟈蟈兒高分貝『唧!唧!』聲馬上跟進,接著各種不知名昆蟲聲『唏!唏!』『啾!啾!』『咭!咭!』『叩!叩!』響起,隨即又加入更多不知名鳥類、昆蟲等鳴叫聲,及我也不清楚究竟是動物或是什麼的聲音。千百萬種來至大地,自然界不同聲音組合,各式各樣高、低音,匯集成大合唱,而且彷彿有個無形指揮家在指揮,把這許多大地音樂家的聲音匯集成華麗音河,就像每種聲音就是一種樂器,一起演奏著美好詩歌,這麼的宏偉雄厚,迴盪在整個天地之間。樂音裡充滿喜悅與快樂,讚頌造物者給予的豐饒土地,滋潤萬物生長。萬物高唱出對生命的讚嘆與喜悅,這樣強的生命力,高歌吟唱聲充滿整個宇宙。

    隨著樂聲響起,中間又隱藏著一個奇怪的聲音,非常的纖細柔美,卻又異常飽滿,這是一種我沒聽過的聲音,當然這不可能是精靈族的聲音。記得幾年前奧地利的『維也納少年合唱團』,來台灣音樂廳演唱,聽過之後覺得那是超過人類範圍的美音,真是太完美了。現在這聲音比維也納少年合唱團所演唱的,更細膩也更優雅,有一種不食人間煙火的感覺。聲音不大卻也不被其他鳴唱聲淹沒,它像一條涓涓細流,帶著大眾合唱的音河流動。

    所有的聲音很完美的揉合一起,讓我想起教堂裡的大合唱『哈麗露亞』讚美造物主的恩賜,美好音樂迴繞教堂中,使得樂音彷彿來自天際。現在雖然我只是在一個小圓山頂上,但周邊氛圍卻像處身在一座無形大殿堂裡,那種雄偉氣勢,連在羅馬的萬神殿都瞠乎其後。教堂音樂是來自前方管風琴,伴隨著合唱,借由挑高教堂產生的共鳴,使信徒感覺音樂來自天上。

    而這裡卻是人在中央,演唱者環繞在四周圍,而且隨著樂音起伏,天上的星星也呼應閃爍。當聲音輕柔細微,眾星也隨之轉暗,呈絲帶狀起舞,在音樂高低轉折迴盪時,星星也會忽紅忽藍,或白或金展現不同顏色層次,搭配音樂做各種變化。所以聲音轉為高亢激昂時,眾星也不惜成本,給予十足電力,火力全開,這使得星星們像著了火一般,比白晝更為明亮,讓人不敢逼視。

    也在此時才發現許多『飛天』們飄浮在半空,原來今天的音樂會是由她們主唱,怪不得聽到許多樂聲來自天上。難怪聽到吟唱的聲音會這麼委婉動聽,大合唱時音量雖高,祂們吟唱的聲音卻依舊清越嘹亮,即使是低音的吟唱,雖細微卻也清晰可聞。這真不是人世間可以聽聞得到。甚至現在才看到時常聞到若有若無的花香,一直以為是山丘上的花朵傳來暗香,原來是飛天們所散的花瓣,香氣隨著晚風,四處飄逸。

眼淚已經管不住它,就讓它痛快流吧!此情此景不是感動這二個字就可以形容,我興奮得心在狂跳,身體不停顫抖。感謝上天的厚愛;讓我能參加如此盛大晚會。(草坪不知什麼時候擠滿來自各界眾生)在此:我祝福來參加盛會的諸眾生。不由自主的默念心中浮現『心經』裡的般若波羅蜜多咒:「揭諦!揭諦!波羅揭諦!波羅僧揭諦!菩提薩婆訶!」

仲夏夜音樂會 4b.jpg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不思議- 郭雅眉的異世界

YAM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